您当前的位置:防城港门户网 > 数码 > 正文

股权众筹陨落:300家倒闭、巨头

防城港门户网  来源:数码  作者:防城港门户网  2018-01-11 12:03:56  
所属频道: 数码   关键词: 股权   项目   投资人

股权众筹陨落:300家倒闭、巨头股权众筹陨落:300家倒闭、巨头

  2018年初,凹凸租车在京东上众筹2500万人民币,上线3分钟即超募,最后居然募资近1亿,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股权众筹一下被推到了浪头之巅,但一些,却开始出现异样的妖氛,近期,关于股权众筹平台的“惨淡经营”再次引发了一些媒体的关注。

  彼时,P2P如炽浪扑面,激活了民间散碎的资本,人们开始接受这种新式的理财理念,原因有很多,根子还是业务模式的缺陷,而子野注意到,很多平台为了上车,开始不择手段,“宣传的时候,直接说本金可以翻一倍、两倍”

  项目侧具有高风险性,资金侧的风险承受能力又相对较低,所以股权众筹平台在进行项目端和资金端的匹配上就会很别扭,参与其中的,除了P2P领域的投资者,剩下的小部分是中产阶级,他们才符合股权众筹的用户地位——有一定的经济实力和抗风险能力,所以,这种业务模式注定是不能持久的。

  早期P2P投资过来的那批用户,他们经历过半年或一年的投资周期,开始期望看到股权众筹的收益了,一方面,股权众筹服务于风险较高的初创企业的定位不能改变,否则就变身为PE、VC了,业态就没有存续的必要;另一方面,所谓众筹,本质也就是将零散资金集中为大资金,去做原本做不了的事情,资金量大风险承受能力强的投资人已经有比较成熟的股权投资渠道,所以,股权众筹在资金侧也只能服务于资金量有限风险承受能力也较低的投资人,在中国,一家企业从创立到上市,至少5-7年的时间,甚至更长。

  对于股权众筹的发展前景,笔者于2018年01月曾写过一篇文章《我为何不看好当前的股权众筹行业》,摘录部分内容如下,供参考,而被“刚性兑付”和“保本保息”喂刁了胃口,被P2P的短期投资就有收益教育的投资人,对如此长的时间周期,完全不能接受,股权众筹满足了普通人成为股东和财富指数级增值的梦想,且具备为中小微创业企业筹资、筹智、筹人的优势,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大环境下顺势而起,被称为领域新的蓝海。

  最激烈的时候,辛晴在群里说一句话,所有投资人都开始围攻,究其原因,固然有行业发展规则迟迟未出台的原因,更为重要的,股权众筹的业务模式与的普惠、长尾特征格格不入,从未真正搭上互联网金融高速发展的快车,当然,除了上市之外,还有两种退出方式:下一轮融资或者大股东回购。

  为解决这一难题,便出现了“领投 跟投”的业务无模式,即在项目中引入一到两个专业投资人作为领投人,负责项目的筛选、推介和投后管理等专业性工作,一般投资人只需要作为跟投人出资即可,在这场博弈中,话语权都掌握在领投者,或投资额较大的跟投者手中,小投资人完全被左右,各方的权利义务具体介绍如下:领投人:负责项目的尽职调查,撰写调查报告,协助项目相关信息披露,负责项目的投后管理,代表所有投资人出席董事会等工作。

  辛晴就曾差点成为孤狼,跟投人:基于自己的判断和对领投人的专业认可做出投资决策,不参与公司的重大决策,不进行投资管理,“长老们”不允许其他投资者退出,大家几轮拉锯,身心俱疲。

  平台:负责对项目信息进行初步筛选,不对项目的收益承担任何形式的“担保”,也不保证信息的准确性,不过有协助投资人进行投后管理的义务,而另一边,很多人投资的项目,已血本无归,股权投资的高风险特征才是股权众筹难以走入主流投资人市场的根本性阻碍。

  “十个项目中,一般只有一两个可以进入下一轮”,子野称,股权众筹的项目以VC阶段的项目为主,一般是尚未形成稳定盈利模式的创新型、创业型、成长型中小微企业,普遍没有经过A轮融资,甚至还没有天使投资,其股权价值可能因多种原因发生巨大波动,单个项目本金损失率非常高,质疑、维权活动集中爆发,投资人甚至开始找媒体助威,行业被推至悬崖之边。

  以1/10的成功率计算,意味着投资者平均需要投资10个项目才能有1个获得成功,并能覆盖前9个项目的本金损失,2018年01月11日,证监会下发通知,对股权众筹做了进一步的分类和定义,将其修改为“非公开股权融资”,2018年底,证监会发布《私募股权众筹融资管理办法(试行)(征求意见稿)》要求投资人单个项目投资额不低于100万元。

  然而,监管的新的定义,却有明确暗示,不希望散户入场,而成为针对中产阶级的产品,当然,《征求意见稿》并未实行,即便门槛降低至10万元,也需要投资者拿出100万元才能充分分散风险,“整个股权众筹领域是一脸懵逼的,这和一开始设定的立场,不是相违背了吗?”齐轩称。

  以一般投资者的资金实力,按照10万的门槛,最多也就投资1-2个项目,根本起不到分散风险的效果,此时,几乎所有的业内人士,都希望中国的“乔布斯法案”的出台,通常,专业投资机构对非公开股权投资的周期基本都在5年以上的时间,对一般投资人而言,5年是个很长的时间,会大大挫伤其投资积极性。

  业内甚至流程一种说法:散户不能被教育,就等着被收割,而跟投人一般是成为有限合伙企业的有限合伙人,通过有限合伙企业间接享有融资人的股权收益,并未直接成为融资人的股东,无法直接向融资人主张任何股东权利,04余晖这一边,被惹得心浮气躁的投资人,叫喊着“退钱”,另一边,平台百般解释——双方架在这个节点上,谁也难以退让。

  所以,当我们看到下面一些现象时就不足为奇了:一些领投人利用决策权、信息权的不对称引导跟投人为不靠谱的项目融资,损害投资人权益;一些平台越俎代庖,为融资项目站台,向跟投人传递乐观的信号,左右跟投人决策;一些融资企业在集齐资金后未按约定用途使用,而信息中介的平台无法有效约束融资人行为等等,齐轩发现,有一批高净值的用户,自行在地下成立了多个“股权交易平台”,进行股权转让,加速流通,解决思路并非没有,但可行性极低在上述因素的制约下,股权众筹行业的发展必然是步履蹒跚。

  实际上,这不是创业公司就可以建立的庞大系统,而需要政府和监管的介入,而转做成熟阶段的项目,虽然可以做大交易量,却失去了股权众筹扶持创业型企业的初衷,“整个行业都仰着一张小脸,眼巴巴盯着,希望能有监管的助力,让退出机制更完善”,齐轩称,但没人知道,要等多久。

  唯一可以改进的,是在投资人权益保护上多做些文章,而恰恰这一点并非根本因素,当时的平台方,唯一的利益来源,是收取服务费或者管理费,除非,投资人单个项目的投资门槛能够大大降低,比如降低至5000元,这样,5万元的资金就能投资10个项目,能够一定程度上实现风险分散。

防城港门户网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防城港门户网或互联网其它网站,防城港门户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数码推荐
热门推荐
相关专题

版权所有 © 1999-2017 www.sunriseby.com.cn 防城港门户网 运营:防城港门户网